戲唱〈春水暖〉

0
戲唱〈春水暖〉
戲唱〈春水暖〉
謝老師墨寶

 

〈春水暖〉

 

春水暖
白犬花開紅丹丹
夏季熱
南竿風浪平靜靜
秋風涼
東引黃菊滿山坡
冬天冷
北竿風燈瑩瑩光
(北竿風燈瑩瑩光)

 

前天,外甥女月仙將謝人優主任為2019年福州春晚寫的頌詞傳來,要求以馬祖方言朗讀墨寶。這是有意義的事,我不加思索立刻答應。後來她將音檔貼在社群平台上,引發許多人的好奇與討論。

 

事情雖然結束,但思慮並未停止。心想:既然已經念了,何不配合旋律把它唱出來!回想自己的求學過程,台大中文系對我基礎知識的養成幫助太大了。當時系上的老教授,誰不是來自北平、南京的碩學大儒?我常常看到教授們在研究室裡,以指尖輕觸桌面,為自己吟唱的詩詞打拍子,此情此景令我嚮往。教授唱的曲調並不多,但是卻能把握住「喜」「怒」「哀」「樂」的情緒表達。我的《詩選》老師是當今兩岸戲劇大師曾教授,有一次老師教我們吟唱唐詩,他先示範一遍後開始徵求自願者。這種場合少不了一陣「謙讓」。曾老師出於無奈,只好叫班長先表演。班長者,「炮灰也」,我硬著頭皮起立,表明自己是馬祖人,請同意我用「福州話」來唱。最後我選李白的〈登鸛雀(鵲)樓〉。因為大家對福州話陌生,所以,唱到「更上一層樓」時,雖然是落荒而逃,但也獲得許多「同情」的掌聲。下課後,曾老師告訴我,他從前曾在馬祖服過預官役,駐防地在牛角嶺附近。

 

我向來喜愛唱歌,小張的黑膠唱片,以及黑白片勞軍電影的插曲…等,都是我的歌唱老師。有些旋律過耳不忘,所以,類似〈桃花江〉、〈漁家女〉的曲風一直影響著我,平常走操場運動,排遣無聊所哼唱的曲子就是這個調調。前年開始,在社大選修「詞曲寫作」的課程,今年邁入第三期了。在學習的過程中,越發瞭解向自己文化母體吸取養分的重要。所以,這三年來創作詞曲作業時,盡可能的順著原鄉「地脈」找「地氣」,只希望班上同學,聽過我的作品後有「新鮮」的感覺。自己畢竟是中文系出身的,念大學時,曾有過唐詩、宋詞、元曲的習作經驗,寫歌詞算是「頻道」的轉換。至於譜曲,還在門外兜圈子,雖然也有一些作品,但自覺進步的空間仍大。

 

謝主任沒有為大作設文題,我則仿照古人以首句為題的習慣,名之為〈春水暖〉。除了以馬祖話朗誦之外,並揉合福州戲曲、馬祖誦經、哭嫁、阿嬤教兒孫「唱曲」(ㄘㄨㄛㄥˋ兀ㄨㄛˊ)之唱腔唱出它的旋律。這是我的嘗試,請大家聽聽看。本文內容四季八句,雖屬並列並重結構,但我吟唱時仍以「起承轉合」的格式來處理,故最後一句多唱一遍就當作結尾吧。

 

謝主任的書法早有令名,多年前曾和其他鄉親出席兩馬書畫筆會,他以「題壁」方式懸腕站立書寫大字,令彼岸藝文方家為之折服。我也躬逢盛會,對當時盛況至今仍印象深刻。本次作品,鐵畫銀鉤令人讚嘆,馬祖風情的內容,也在鄉親之間引起熱烈迴響。本文續貂,若吟唱的感覺無法令人滿意,那也只好向主任鞠躬,並且說一聲抱歉了。

  • 馬祖白日夢花園海景民宿
  • 馬悠驛館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