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祖「斥責詞」舉例 (一)

0
在公園聊天
馬祖「斥責詞」

簡單的說,「斥責詞」就是罵人的語詞,若再作細分,它又可分成「詈語」和「穢語」兩類,前者威猛嚴苛,有時尚有教化意義;而後者粗鄙低俗,多半是難登大雅之堂。類似話語,古今中外皆有,只要社會有互動,就必然有它存在的空間。使用時,「說話人」和「聽受人」的關係深淺,會決定「斥責詞」後座力的強弱。所以,某些話是否能說,在心中可要先盤算一番,以免聽者有意,被反彈後再去解釋或道歉,那一切都與事無補了。

身為教育工作者,在網路平台上公然介紹世俗詈語,論身分是屬不宜。但是在日常生活中,某些歪語髒話的殺傷力,其強弱很難一言以蔽之。這些話語保留在民間底層,生命力很強,若不以衛道眼光看之,也算是民俗文化的重要元素之一。但語言的形、音、義會隨時空環境的轉變而改變,有些詞義的「猛爆性」也逐漸在降低之中。不明就裡的人優游自在的脫口而出,若逢愉悅場合,雙方交情也夠,「說」、「聽」者反而皆大歡喜,甚至以為「土直」,以為「傳神」。然而聽在「有識之士」耳裡,必覺粗暴以為不可。

我們不能責怪年輕人口無遮攔,有時他們的確不知某些語彙的本義。個人在各級學校專兼職工作「凡四十年」,經常糾正口出穢言的學生。可就是很難講出「某些話之所以不能說的理由」。以「空寬」為例,它常用在形容事情的「麻煩」或「棘手」時。所以,在馬祖「有井水處」皆能聽到它,但是有多少人知道,它的語義是極度不雅而粗鄙的!在大男人主義的氛圍之下,物化女性變成常態,故有修養的長輩,絕不會將它掛在嘴邊。咱們不妨設想一下,若有學生拿著不及格的考卷,用馬祖話說:「這下空寬去了!」聽在老師耳裡,糾不糾正都很為難。我若糾正說話人,勢必要再複誦一遍,甚至要說出不能說的原因,這…情何以堪!為了避免尷尬或被批有違師道,今天就「精選」一些,不算太低俗,而且與男女關係、詛咒生命長短無關的斥責語,將我所理解的意涵、用法…等常識,向大家做個簡單的介紹。

  1. 溪豬(ㄎㄝ ㄌㄩ,khe ly)
    這是福州省城裡的人,嘲笑來自閩江上游的民眾,譏諷他們沒見過什麼世面,後來也用作「呆瓜」、「傻蛋」之形容詞。前些日子,我曾貼一篇〈趣味福州 語.只有正宗福州人看得懂〉小文章,全文列舉45個趣味詞,其中24.27.兩個詞我自己招認沒啥把握,其中「27. 有種智商叫K驢。」我把「K驢」寫成「苛勒」。文章貼出不到半個小時,就接到好友王榕樂組長的來電,王爺說: 「K驢的漢字應該是『溪豬』,在上一代鄉親的社交場合,它常和『海驢』並用,兩者都是用在調侃笨蛋、土包子時。」王爺之言,言之有理。本文特將「溪豬」列於首位,一者用以糾己之謬,再者表示萬分的謝忱。
  2. 豬相(ㄉㄩˋㄙㄨㄛㄥˇ,tyˋsuongˇ)
    形容某人做了愚蠢的事。本詞彙流行於民國50年代中、晚期的馬祖中學,在當時,它幾乎變成同儕之間的口頭語,尤其是責備「不聽話」和愛「耍寶」的學弟時。
  3. 山裡猴(ㄙㄤˇㄋㄧㄝˇ ㄍㄠˋ,sangˇnieˇkauˋ)
    嘲諷來自偏遠地區、未見過世面、凡事好奇、或神態羞赧的人。有時也可簡略的說「山猴」。
  4. 挺公(ㄊㄧㄥˇ兀ㄨㄥ,thingˇngung)
    責人多管閒事,有些女生會說成「挺公嬤嬤」,這是很普通的斥責語。在日常生活裡,我們常見某甲以幸災樂禍的心態,等著看別人出糗,但好戲都因為某乙的插手而宣告失敗,此時某甲會以悻悻然的語氣脫口抱怨說:「使你挺公。」其實它的本義是來自「無端的代人受過」。原始之詞應寫「頂缸」,其後音變而寫成「挺公」,再由「挺公」延伸出「挺公嬤嬤」的說法。 
  5. 櫃頭企(ㄍㄨㄧˋㄌㄡˇㄎㄧㄝ^,kuiˋlouˇkhie^  )
    民國四十幾年,軍中樂園還在牛角村的時候,大澳老街曾是南竿繁榮的街坊之一。每天黃昏時刻,逛街的軍人,返港的魚夫,購買什物準備晚餐的婦女,總是將街道營造得熱鬧無比。雜貨店偶而有新奇的貨品陳列,必然會吸引放學的學生圍觀。因為學生的駐足攏聚,難免影響生意,所以,老闆會喝斥孩子們是在買「櫃頭企」。「企」的字義為站立。
  6. 猴癖(ㄍㄡˇㄆㄟㄎˊ,kouˇpheikˊ)
    形容做事草率,行為冒失,態度有失穩重的人。從前社會它多用在責備好動、調皮的兒童時。
  7. 荒唐(ㄏㄨㄛㄥ ㄉㄛㄥˋ,huong tongˋ)
    許多人誤以為它等於國語的「混蛋」,不對!因為兩者方言的語音無法對應。「荒唐」原本並無惡意,典故出自《莊子》。《莊子.天下篇》:「荒唐之言。」此處荒唐的意思是:「廣大無邊際之意。」語言的意義會改變,今天它的語意已成「言行不飭、行為乖張」的形容詞了。
  8. 獗雞角(ㄎㄨㄛˇㄍㄧㄝˋㄛㄩㄎˊ,khuoˇkieˋoykˊ)
    本詞彙有兩個意思,一為形容四處遊蕩的無聊男子。一為形容性好魚色的登徒子。因為馬祖話稱公雞發情為「獗」。對飼養家禽有經驗的人都知道,「獗雞角」的下一個動作就是「鉋母」(交配)。
  9. 褻語(ㄒㄧㄝㄎˋ兀ㄩ+,siekˊngy+)
    罵人「胡說八道」。在所有的斥責語中,「褻語」算是很典雅的語彙。「褻」的字義有:狎弄、靠近、汙穢等,後來引申出侮慢不正經的意思。
  10. [多束] 話婆(ㄙㄝˇㄨㄚ ㄅㄛˋ,seˇua poˋ)
    本義是「多嘴婆」,是形容話多的女人。語彙演變到最後,話多的男女生皆可通用之。在推行國語運動時代,小學生們為了避免講方言被處罰,在沒有更傳神的語彙,來「反擊」愛向老師告密的女生時,只好用音近、意義毫無相關的國語「西瓜婆」來稱她們了。
  11. 關楗(ㄍㄨㄤˋㄍㄩㄥ^,kuangˋkyng^)
    這個詞彙現在寫成「關鍵」,而且詞意也有了轉移。簡單的說,「關楗」的本義是「關閉門戶,鎖門、拒門的木棍。」今天的解釋是:事情的機要、重要點。老一輩的鄉親會用它來諷刺愛招搖、耍大牌、自我托大、空心老倌、目空一切的人。
  12. 講龢囉(ㄍㄛㄥ ㄏㄛˇ ㄌㄛˇ,kong hoˇloˇ)
    諷刺某人愛說大話,終日言不及義的行為。漢朝王裦〈洞簫賦〉:「啾咇喞而將吟兮,行鍖銋以龢囉。」「龢囉」的意思是:聲音重疊振盪的樣子。所以,我們的方言承襲古漢語,用「講龢囉」表示對「放空言、說大話」的人做某種程度的批評。
  13. 講無算(ㄍㄛㄥ ㄇㄛˇㄌㄛㄥˇ,kong moˇlongˇ)
    責備食言而肥,說話不算話的人。面對輕諾失信的人,用這句話形容它是很恰當的。
  14. 講爽快(ㄍㄛㄥˇㄋㄛㄥ 兀ㄨㄞˇ,kongˇnong nguaiˇ)
    話講得頭頭是道,但可行性並不高。甚至說得天花亂墜,不過讓自己的精神得到短暫的滿足而已。在現今的社會裡,到處可見沉浸在虛幻夢境的說話人,可是,一旦夢醒跌回現實,只好繼續面對平凡的人生。
  15. 有尋(ㄨ ㄒㄧㄥˋ,u singˋ)
    罵人炫耀與乖張。或有鄉親會寫成「有神」,語音雖然相同,但是意義並不妥當。「尋」的字義為尋找,所以,形容某物是「人間難見」,我們的方言可以說「無內尋、無內討」。由此看來,「有尋」是反諷的語氣,詞意類似國語的「你跩什麼?」「有啥好跩的!」或輕蔑的說「帥啊!」「你真行啊!」它是用在看不慣對方囂張氣焰的時候。 (未完)
  • 馬祖白日夢花園海景民宿
  • 馬悠驛館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