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在崇蛙文化節-觀想異次元文化的珍稀

0
樟湖鎮溪口村崇蛙節
樟湖鎮溪口村崇蛙節

與蛙圖騰信仰結識

去年無意間搜尋網路看到一則新聞,內容大致報導南平市溪口村舉辦崇蛙文化節活動,以及早在2005年對岸福建省將蛙神崇拜納入非物質文化遺產,引發極大興趣,隨手註記下來。回想在民國89年發表過「尋查閩越族蛙與蛇神圖騰崇拜」〈連江水月刊89.8月號〉,那時候就有起念,循閩江這條線索做田野調查,尋找失落的蛙圖騰。今年農曆2月22日鐵甲元帥生日,廟管會廣邀地方賢達人士共襄盛舉,由於學校座落在芹壁鐵甲元帥境內,以往我都會受邀參與祈福慶生盛典,以在地文史工作者角色,就近觀察芹壁村鐵甲元帥民俗祭典活動。今年初因手術未癒,不便參與盛典,錯過百年難得一見盛況,更錯失與南平市溪口村蛙神廟代表團交流機會,這是兩岸蛙神首次相會於芹壁。

暑假初翻開行事曆,赫然發現標記「8月20日(農曆七月二十一)南平市溪口村蛙神節」,心想廟管會總幹事陳文輝兄,一定有興趣結伴而行,於是撥通電話,文輝兄聽說我和建華校長要參加蛙神節,非常興奮也很訝異,原來他早就收到對岸溪口村蛙神節的邀請函,正苦隨行人員不夠多,如果加上我們可以壯大聲勢,於是約好時間共進大陸。8月19日我們一行10人從福澳港進入馬尾,久未見面的曹原彰委員早就恭候多時,另外溪口村村長也派車落地接待,彼此寒喧後驅車前南平市溪口村,路上曹委員講到與鐵甲元帥結緣,言談間彷彿在介紹一位值得信任的老朋友,哇(蛙)!哇(蛙)!許多聖跡如驚嘆號般打心底冒出來,曹委員甚至願傾畢生精力搜集與蛙有關的物件,到成迷入癡地步,芹壁天后宮廟右側的碧蛙館,所陳列展示以蛙為題的手工藝品,大部份出自他的捐贈,對鐵甲元帥的崇拜略見一斑,據聞家中蛙藏精品更多,見識隨身佩帶的玉蛙,即知所言不虛。車行三個半小時後到達樟湖鎮招待所,放下行李後,我們一行11人就搭渡輪過湖到溪口村蛙神廟捻香祭拜,夜裡鎮長和書記替我們接風洗塵,宴席間因共同信仰而喝的酒酣耳熱,夜裡特別好眠。

▲通往溪口村的渡口,湖面充滿布袋蓮
▲通往溪口村的渡口,湖面充滿布袋蓮

 

▲湖波盪漾,對面就是溪口村
▲湖波盪漾,對面就是溪口村

 

▲文輝兄代表上香
▲文輝兄代表上香

 

 

溪口崇蛙文化節華會

早上起個早用完膳後,過湖到溪口村,參加第十屆樟湖鎮崇蛙文化節,似趕集式遊藝隊伍向廟方向集結,廟不大甚至有點簡陋到連廟門都沒有,廟前有個偌大的池塘,頗符合蛙的生態環境。原先的蛙神廟位於閩江畔,20年前因為要興建水口發電廠,全鎮遷往高處,截流後千年古鎮民居和蛙神廟從此沈沒於閩江之中,徒留石蛙塑像守在蛙神廟前,供人景仰。芹壁天后宮代表團世鑽和文輝兄分別接受媒體採訪快結束時,廟埕前一陣騷動,原來村民在前幾天抓到的大青蛙關在籠子裡,眾人簇擁抬到祭壇前,這一籠大青蛙儼然是今日遊行的主角,據說這種背綠腹白、腦後長有7個黑圓點的大青蛙,每年在神蛙節前夕會主動跳到村口,似乎主動為參與蛙神祭典獻身而來。在道士施法後,這批青蛙被分裝在幾個水盤裡蓋上布袋蓮,由當地溪口小學女童捧著,和蛙形香亭排在遊行隊伍前頭,特別醒目。崇蛙遊藝隊伍一切準備就緒,道士吹號擲杯進行請神,從廟裡請出擬人化的蛙神,分別是張公、蕭公和連公,每位神像披肩附近都雕刻著青蛙,好似識別證一樣。鞭炮聲和鑼鼓聲齊鳴,繞境正式開走。由於打著第十屆崇蛙文化節,和首次兩岸合作蛙神節,今年繞境活動擴大舉辦,因此繞境藝陣特別盛大,包括:鼓板隊、女子花鼓隊、高蹺隊、舞龍舞獅隊……其間以彩竹藝隊,最令人喝采,巨大彩竹近似特技表演,忽而將彩竹銜口、忽而單手托、忽而拋起,銜力和平衡要算的非常精確,無疑需要長期練就好本領。繞境另一個焦點,女童捧著活體青蛙,起先青蛙很配合演出,靜靜的趴在盆景內,後來路經每家戶門前,爭先上香迎接蛙神,或許不耐煙燻和受鞭炮聲驚嚇,青蛙紛紛的跳出水盆,嚇的女童花容失色,不知如何是好,幸好我和建華一路尾隨其後幫忙捉青蛙,放入香亭下水箱,女童改持骨牌燈,化解尷尬場面。頂著中午的烈日直到繞境結束,村民才把青蛙放生,我們一行人回到村的活動中心,繼續觀賞崇蛙文化節節目表演。

▲清晨的湖面倒映著虔誠的心
▲清晨的湖面倒映著虔誠的心

 

▲蛙神廟沈沒於閩江之中,徒留石蛙守在蛙神廟前
▲蛙神廟沈沒於閩江之中,徒留石蛙守在蛙神廟前

 

▲蛙神碑記
▲蛙神碑記

 

▲世鑽兄接受媒體採訪
▲世鑽兄接受媒體採訪

 

▲文輝兄接受媒體採訪
▲文輝兄接受媒體採訪

 

▲蛙神像都雕刻著青蛙,好似識別證
▲蛙神像都雕刻著青蛙,好似識別證

 

▲建華校長與女童相見歡
▲建華校長與女童相見歡

 

▲青蛙由當地溪口小學女童捧著
▲青蛙由當地溪口小學女童捧著

 

▲青蛙跳在手臂上
▲青蛙跳在手臂上

 

▲一籠大青蛙儼然是今日遊行的主角
▲一籠大青蛙儼然是今日遊行的主角

 

▲蛙神廟
▲蛙神廟

 

▲香火袋
▲香火袋

 

▲道士恭讀疏文
▲道士恭讀疏文

 

 

 

▲道士吹號擲杯進行請神

 

▲陣頭-鼓板隊
▲陣頭-鼓板隊

 

▲藝陣-彩竹藝隊

 

▲藝陣-女子花鼓隊
▲藝陣-女子花鼓隊

 

▲文輝與原彰兄推著香亭
▲文輝與原彰兄推著香亭

 

▲兩岸蛙神廟互贈見面禮
▲兩岸蛙神廟互贈見面禮

 

▲觀賞崇蛙文化節表演
▲觀賞崇蛙文化節表演

 

 

探究蛙神文化

中午餐後出席在溪口村舉辦蛙神文化研討會,蛙崇拜可說是古老民俗,對研究閩越文化具有重大意義。我對蛙神感興趣,除了鄰近芹壁村有鐵甲元帥(蛙神)崇拜外,另一啟蒙訊息得自清人施鴻保《閩雜記》對蛙神崇拜的描述,例如:蛙神嗜飲酒、愛看戲等。而且閩江流域尤其古延平府一帶,以及江西、浙江、廣西、海南島、雲南等地亦廣泛流傳蛙神崇拜遺緒。自古中國東南一帶是百越族移動和活躍的地區,福建是百越族其中一支閩越族生活營地,曾在這裡建立閩越國。過去以氏族社會為紐帶,某種動物靈成為氏族識別系統,爾後逐漸演變成圖騰崇拜和精神象徵。許多學者認為,閩人以蛇為圖騰崇拜,越人是種水稻的民族,自然信奉與農業有關的青蛙神。蛇與青蛙原是生態敵對關係,但是這次來到樟湖觀察蛙神祭,居然發現蛇崇拜與蛙崇拜可以並存在樟湖鎮,而且兩座廟相隔不遠,引起我高度興趣,小小的樟湖鎮居然匯聚福建兩大氏族的圖騰崇拜,不可思議!自有其特殊的地理和文化的意義,猶待揭曉。因此我在座談會中建議將這樣的非物質文化資產,有必要再做深入學術研究和田野調查,並且將基礎的研究資料,編成鄉土教材,教育下一代重視自家文化資產。會中曹原彰先生亦希望成立蛙神研究會,做為建構兩岸共同探討蛙神的平臺。可惜的是言之諄諄聽之藐藐,顯然大陸省級幹部只看熱鬧不看門道,吃完中飯後就匆匆離去,只留下樟湖鎮副書記主持不滿20人的座談會(我方代表就佔了11位),或許我們陳義過高,得不到回應,只好草草結束座談會。

▲芹壁鐵甲元帥代表團
▲芹壁鐵甲元帥代表團

 

 

蛙文化也需要正義對待

離開樟湖鎮趕往福州,車行在高速公路上,蜿蜒的閩江景色就在視線旁飛逝,時空交錯於閩江,想像漢人還沒來到此地開拓時,那時是閩越國屬地,遍地是森林,林間無數猛禽野獸,閩越人手持石斧、石矛、石簇……追趕動物,一落落集村散在河階谷地,汲水灌溉過著水耕火耨的生活,圍在火塘祭拜氏族圖騰,當然有不少氏族屬蛙圖騰崇拜,祈求農穀豐收。一直到漢武帝滅了閩越國,漢人挾著強勢文化,進行文化同化和氏族遷移政策,套句時下「賽德克、巴萊」電影精典名句-「如果文明是要我卑躬屈膝,那我就讓你看到野蠻的驕傲」,想必沿閩江谷地也有一番文化衝突和激戰,腥風血雨後族被滅了,但是蛙圖騰以不同面貌還遺留在民間鄉俗,有時歷史欠公道,站在強勢文化掌握歷史解釋權,蛙圖騰崇拜相對於龍圖騰崇拜,蛙是未開化的夷文化等同於野蠻。時至今日,這樣的蛙圖騰,在文史工作者眼裡是異次元文化的驕傲,畢竟我們的社會是多元文化,兼容並蓄才能彰顯社會價值!慶幸,蛙圖騰這一支還保存在芹壁聚落,更考驗我們如何公平對待,其實文化也需要遲來的正義!

原文刊於海上鮮師部落格

  • 馬祖白日夢花園海景民宿
  • 馬悠驛館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