莒光鄉元宵抽「鄉運籤」過程略述

0

前年有莒光之行,特別向老朋友陳順壽先生請教莒光「漁事工法」及元宵迎神的相關事宜。行程雖然匆匆,然而收獲確是滿滿的。莒光多采多姿的「擺暝」內涵,早在40年前任教敬恆國中時就已經感受到了。這次舊地重遊,順壽兄特別介紹抽「鄉運籤」的過程,讓我驚艷萬分,尤其是已接近失傳的莒光「祈夢」,更有必要為大家做說明。因受限於篇幅,有關莒光「祈夢」之事,請容許日後再向大家報告。

 

順壽兄說,向神明問卜新一年當地運勢的儀式很像台灣的抽「國運籤」。整個過程馬祖話說ㄗㄛˇㄙㄤˋ兀ㄩㄥˇ(tsɔˇsangˋngyongˇ),第二字的聲母在此讀原音ㄙ(s),而不變讀成ㄌ(l)。這三個字的寫法可以是「做三獻」或「做山獻」。前者是我個人思考所得,後者是當地耆老意見。「三」與「山」馬祖話同音,由於耆老的意見有傳統支持,是代代相傳下來的。兩種說法都能言之成理,以研究民俗、田野調查的角度來說,長老的意見必須被尊重的,所以,本文用儀式的內涵──「抽鄉運籤」為題目,但在行文敘述時就讓兩種寫法併呈,謹供大家做參考。(圖1.)

陳順壽先生「做山獻」(做三獻)儀式示意圖。
陳順壽先生「做山獻」(做三獻)儀式示意圖。

向神明祈求「鄉運籤」,這位神尊必然是該村境的主神,馬祖話說「地頭神」(ㄉㄧ ㄌㄡ ㄌㄧㄥˋ,ti lou lingˋ)。每年元宵酬神時,在主神專屬的「擺暝」夜的子時開始舉行。執占卜大禮者多是地方長老,或是當年的「做頭儂」(社首。ㄗㄛ ㄊㄠˋㄋㄛㄩㄣˋ,tsɔ thauˋnɸyngˋ)。卜問的項目雖然每一年大同小異,但也有個別需求可臨時加上的,所以,從所問的項目就可以查覺社會變遷的情勢。

 

求「鄉運籤」的目的是問新的一年鄉間運勢如何,除了公眾的事情以外,其餘問的事都是自己最關心的事。而且主事者還把卜問的結果記錄下來,有的載在「數簿」(帳冊。重要記事簿。ㄙㄨˋㄅㄨㄛ^,suoˋβuo^)裡,也有用紅紙書寫並張貼在廟柱或明顯的地方。(圖2.圖3.圖4.)

田澳村將民國57年問卜的結果記載在書冊上。
田澳村將民國57年問卜的結果記載在書冊上。
民國107年田澳村問卜的結果。
民國107年田澳村問卜的結果。
青蕃村將問卜結果張貼於威武陳元帥廟的大柱子上。
青蕃村將問卜結果張貼於威武陳元帥廟的大柱子上。

 

田澳與青蕃卜問的項目,都是和村民營生行業有關。比對田澳村前後兩張祈求的事項,不難發現內容是隨社會發展而做調整的。其中最重要的事是「人口平安」、「人馬平安」、「珠年平安」、「珠猛平安」。「珠年」和「珠猛」的概念是相同的,指的是「天花」與「痲疹」,這是很可怕的傳染病。經過政府、公衛專家們的多年努力,這種病症,尤其是天花,在今天的台灣地區已絕跡,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功。小時候的我們都有「種牛痘」的經驗。我的左手臂還留下接種疫苗後的「蟹足腫」。年輕的朋友可能不知道它的「厲害」。別被此地「珠」字影響,誤以為這是寶貝。老鄉親說的「出珠」就是國語的「天花」。「出 [疒孟]」就是國語所說的「痲疹」。因為「[疒孟]」是福州方言的俗體字,不僅《康熙字典》沒收載,連《戚林八音》也是用「癮」字替代。所以,青蕃父老只好用讀音接近的「猛」字來表示,這是沒辦法中的辦法。(正確的寫法請見圖5.手寫圖。)隨著醫療進步,鄉親對它的恐懼感大為降低,漸漸的也不在乎它所呈現的「筊象」了。田澳鄉親手寫的漁農名稱容我稍做解釋。「蕃茹」即蕃薯、地瓜。「蠘 [魚廉]」即捕撈螃蟹。「鮐仔」即今天所謂的「鯷魚」。以螃蟹、竹蟶為占問項目,可見當年莒光漁業的榮景。

珠、痲、「[疒孟]」的形音義手寫圖。
珠、痲、「[疒孟]」的形音義手寫圖。
以下所述就是「做三獻」(「做山獻」)的過程。擺暝當天,將三牲「禮意」,擺滿供桌,外頭迎神巡遊的活動已告一段落。子時一到,執事者焚香跪拜壇前,向主神稟報心意,透過「卜杯」,祈求「地頭神」明示新年之運勢。「卜杯」馬祖話說「跋聖珓」(ㄅㄨㄚㄎˇㄒㄧㄤˋ兀ㄚˇ,puakˇsiangˋngaˇ),「珓」與「筊」在此為異體字。一個半月形的筊稱為「支」,合兩個「支」則稱為「對」。隆起這一面稱「陰」,這是反面,馬祖話稱「覆」(ㄆㄡㄎˊ,phoukˊ)。平面部分是正面,稱之為「陽」,馬祖話說ㄎㄩㄛˊ(khyoˊ。語意為「仰」,但本字未明。)只有出現一正一反的形式才算是獲得「聖」杯。

 

每問一項擲筊一次,而且以一次為度。筊象呈現時,無論是「陰」、「陽」、「聖」,執事者皆須高聲喧呼,旁立提大鑼者,就同時密集敲鑼,表示喝采,接著將陰、陽、聖據實登載。這種現象類似競選抽號碼簽,任何數字對候選人來說都是吉祥的,而且也能說出一番道理。儀式中的「陰」或「陽」並無吉凶意義,都算是「第二志願」,可以各自表述。雖然社會已進步,民智也已增長,但鄉親仍然「寧可信其有」。所以出現「聖杯」時一定歡呼雷動。前文說過,在「做三獻」(「做山獻」)的過程中,鄉親最重視的事無非是「人口平安」、「人馬平安」、「珠年平安」、「珠猛平安」等。以理智來看「卜杯」,這完全是機率的問題。雖然如此,就人的心理狀態而言,「敬神」、「拜神」對心靈療癒絕對是有正面意義的。當你問到重要問題時,若「筊象」呈現非如你所願,那心中難免有疙瘩。因此,心思細密的老鄉親,就設計出人神同樂、皆大歡喜的辦法。所以啊,當執事者跪問最重要的事項時,絕不能用拋擲的方式讓「筊杯」隨機彈跳。而是左右手各執一正一反的「聖杯」筊象,然後俯身而下,這表示向神明祈求,希望能有「聖」象,懇求法力無邊的神明,使本村境今年的「人口平安」、「人馬平安」等能如願達到,這也表示整個元宵慶典的高潮和福壽圓滿的境界。

 

我不知道其他島是否也有類似的儀式,如果有的話,有興趣的朋友,不妨就形式、內涵、儀式宣科、語言詞彙…等項目進行比較研究,這對文化的復原及保存是很有意義的。

  • 馬悠驛館
  • 馬祖白日夢花園海景民宿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