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「不」說到「餛飩皮」

0
玫瑰花

國語的「一朵花」,馬祖話說ㄙㄨㄛ ㄅㄨㄛˋㄏㄨㄚ(suo puoˋhua),有鄉親寫成「蜀菩花」或「蜀柎花」。可是,「柎」是後起字,「菩」字另有本義,所以,若推考本始,「不」才是它的本字。(圖1.)

圖1.花蕾和有花托的花朵。
圖1.花蕾和有花托的花朵。

先民創造文字之初,必然會遇到要表達抽象概念的時候。這些抽象的概念,用同音假借的方式呈現是最為便捷的。否定詞的「不」無法有效的進行繪製,它就得靠假借而來的。然而,文字使用日久,有時假借義比本義流通更廣,人們習以為常,「不」的本形本義在社會上逐漸被人淡忘。《說文解字》說:「不,鳥飛上翔不下來也。从一,一猶天也。」許慎是把「不」解釋為否定詞。可見此字形義的失傳早已在漢朝以前。一直到宋朝的鄭樵開始,才發現此字應該是「花朵」、「花托」(花瓣底座)的象形。文字的形義會因時代的進化而產生訛變,所以,我們必須找更早的文獻來考察。《詩經‧小雅‧常棣》:「常棣之華,鄂韡韡。凡今之人,莫如兄弟。」鄭玄《箋》說:「承華(花)者曰:『鄂』。『不』當作『拊』。拊,鄂足也。……古聲『不』、『拊』同。」但是,《玉篇‧木部》將它寫成「柎」。並且說:「柎,方無切。花萼足也。」(下圖2.)所謂「花萼足」,簡單的說就是花托、花蕾的底座。

文字被假借作為它用之後,有時會久借不歸,此時,人們會再造新字或用其他字供做表情達意之用,因此就會有新的文字出現做花朵的單位名詞。假借字的基礎是建立在音同或音近之上。「不」和「柎」今天之所以不同音,那是因為古今音變的結果。國語中的「ㄈ」(f)是近代才發展出來的,今天輕唇音的「ㄈ」(f)它原生於中古、上古時代的「重脣音」。

一個「不」字,因為被用做否定詞之後,人們只好借「柎」、「拊」、「菩」、「蒲」「扶」、…等字,來滿足花「朵」的表意的功能。這些字各有本義,造字之初它們和花朵無關,只因為是音近關係而被借用,甚至一直被用到今天。

圖2.「不」的古文字創造理據。
圖2.「不」的古文字創造理據。

從文化進程來看,人類是先有語言然後才發明文字的。漢字六書中的象形文字絕大多數是名詞。我們可以想像一下,遠古時代的人類,當他們在野外看到花朵時,想要把口語中的「ㄏㄨㄚ」(假設古人是這樣說)用文字寫出來,最方便的方法就是採用寫生、畫出它的樣子。由甲骨文、金文的字形來看(圖2.),「不」就是畫一朵花的形狀,其下還帶著根,圖畫文字線條畫之後,花瓣變成一直線,其下碗狀形體即花房,是日後結果實的重要部位(圖3.),口語中的「開花結果」是物之因果關係,後來語言的發展就產生了胚胎的「胚」字。特別說明,「胚」是後起的俗體字,本字是「肧」。外表圓滾如鼓,內部能容納什物如陶瓷器皿,因此就出現手拉坯的「坯」。有趣的是,「坯」也是後起字,本字也是作「坏」。不過,遺憾的事是,「坏」今天已變成「壞」的簡體字了。

圖3.花、胚、果實。
圖3.花、胚、果實。

陶瓷器皿的「坏」,它和「模子」、「範」的概念有關,精良的模子鑄出來的物件必屬佳構,所以,口語中有「模範」、「師範」。粗製濫造的「殼」做出來的器皿必有瑕疵,故馬祖老鄉親把「坏殼」(ㄆㄨㄧˋㄛㄩㄎˊ,phuiˋoykˊ)形容人的脾氣、性格、個性…等。嘲諷某人的態度囂張,除了說「伓是形」(ㄧㄥˇㄋㄧ ㄏㄧㄥˋ,ingˇni hingˋ)之外,也可以說「伓是坏」(ㄧㄥˇㄋㄧ ㄆㄨㄧ,ingˇni phui),當然,也可以說成「伓是坏殼」。

說完了「不」的來龍去脈之後,咱們該換個話題了。或許有朋友會覺得「不」和「餛飩皮」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事,若果真如此認為,那就請聽我解釋吧。馬祖人稱燕餃皮為「燕坏(肧)」(ㄧㄢ ㄆㄨㄧ,ian phui),稱餛飩皮為「扁肉坏(肧)」(ㄅㄧㄢˇ ㄋㄩㄎ ㄆㄨㄧ,pianˇnyk phui) (圖4.5.),這是稱完好無缺、四方平整的餛飩皮。若是畸零麵皮、難包肉餡的外殼,則稱之為「粉坏(胚)」(ㄏㄨㄥˇㄆㄨㄧ,hungˇphui)。兒童時代,開小吃店的堂叔以及我家對面糕餅店的老闆,都是這麼叫的。手工製作麵皮時難免有破損或缺角的情形,在貧窮的時代,「雞肋」之物也有它的剩餘價值。彼時小本經營,產量不多,瑕疵品多半是老闆留著自用。也有惜物的人買來曬乾備用,以它和「白丸」一鹹一甜的輪流變換口味。古早、古早前的馬祖只有賣手拉的麵線,我家也曾經做麵線生意。後來不再製作了,就把掛麵條日曬的光滑竹竿送給曹姓老村長。馬祖引進製麵的機器之後,老一輩的鄉親就稱新式麵條為「機器麵」(ㄍㄧˇ ㄧˋㄇㄧㄢ^。kiˇiˋmian^)或「台灣麵」(ㄉㄟˇ ㄨㄢˇㄇㄧㄢ^,teiˇuangˇmian^)。這兩個名稱,相信45年次以上的鄉親都曾用過。有了機器代勞,就能大量製作長條狀類似「粉坏(肧)」的商品,至此,「粉坏(肧)麵」的名稱才「宣告」確立。(圖6.)

圖4.餛飩皮。
圖4.餛飩皮。
圖5.包餛飩。
圖5.包餛飩。
圖6.粉坏麵。王榕樂組長提供。
圖6.粉坏麵。王榕樂組長提供。

有一位小學同學在桃園經營壓麵條的生意,由於為人誠懇,老實厚道,因此店務蒸蒸日上,壓製的ㄏㄨㄥˇㄇㄨㄧˋㄇㄧㄢ^ 供不應求。他為自己的產品命名為「風飛麵」,語音很切合,用字很典雅。兩年前有人討論「風飛麵」寫法的妥適性,因此有朋友提出應該用「粉皮麵」。幾年前隨福建兒女回鄉走親,到了仁光兄的舊居—曉澳,途中看見有人在造船,滿地都是木材廢料。這種廢料用來燒火煮飯特好,馬祖話說ㄑㄧㄚˇㄆㄨㄧˇ。第二個字一般人不會寫,甚至連福建名著《閩都別記》都寫成「柴配」。有一種木材廢料,經由刨刀刨過呈捲曲狀的薄片,馬祖老人家稱之為「捲(光)溜翹」(ㄍㄨㄛㄥˇㄌㄧㄨ ㄎㄧㄨˋ,kuongˇliu khiuˋ )。當天看見滿地柴 [木巿] 時,我心頭為之一顫,立刻聯想到,這個傳統的地方美食也可以寫成「粉 [木巿] 麵」。( [木巿] 與「柿」非同一字。前者右邊4畫,後者右邊5畫。)經過再三思考,茲將能用的4種名稱羅列於後,供有興趣的朋友作參考。4組語詞音變後的讀音如下:

  • 1. 風飛(ㄏㄨㄥ ㄇㄨㄧ,hung mui)。
  • 2. 粉坏(肧)(ㄏㄨㄥˇㄇㄨㄧ,hungˇmui)。
  • 3. 粉 [木巿] (ㄏㄨㄥ ㄆㄨㄧˇ,hung phuiˇ)。
  • 4. 粉皮(ㄏㄨㄥˇ ㄆㄨㄧˋ,hungˇphuiˋ)。

以上四種組合的讀音雖各不相同,但是,各自加上「麵」字之後,前三者的讀音完全相同了,第4組需前兩字讀成一個音段,然後再讀「麵」字,最後也可以得近似之音。所以,各位好朋友,您該如何選擇?我的建議:

如果您是浪漫的人,凡事講情趣、重氣氛,那就選1.,感覺上「風飛麵」較有羅曼蒂克情調。假如您是遇事不轉彎、一貫直通的人,那就選2.。因為「粉坏(肧)麵」是正確的寫法。不過,講完冗長的音理之後,您的食慾已降到冰點了。假設您是豪邁、有氣魄之士,您可選擇「粉 [木巿] 麵」或「粉皮  麵」,因為這個名稱是就它的外觀來形容的,在四組名稱之中它是最接地氣的。

  • 馬祖白日夢花園海景民宿
  • 馬悠驛館
前一篇文章馬祖〈天淨沙〉
下一篇文章趣味福州語
陳高志
馬祖南竿復興村人,台灣大學文學博士,世新大學中文系兼任助理教授。因長期關注馬祖地區母語的教學與發展,獲教育部「推展本土語言傑出貢獻獎」的表揚。目前從事福州方言文字研究、馬祖禮俗闡述,同時以福州方言創作歌詞,介紹家鄉人文風情。作品經公開演出後,深獲兩岸鄉親的熱烈回響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