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唱閩劇

0
同鄉會長吳木雄先生率領閩劇團來碼演出
同鄉會長吳木雄先生率領閩劇團來碼演出

今年元宵節,隨幾位音樂人到馬祖采風,觀看近年來風靡島內外的家鄉民俗-坂里白馬尊王「擺暝」與「燒馬糧」祭典。

當夜鑼鼓喧天,鞭炮震瓦,寒風中乩轎靈動狂舞,提燈的隊伍移迤邐蜿蜒,空氣中瀰漫濃厚的煙硝味道;而不遠處即是相對寧靜,沉陷在黑暗中的大海。一邊聲光交錯、瑰麗迷眩,另一邊深沉廣闊、暗黑而神秘。我跟隨繞境隊伍,感覺神明無處不在,卻又無處可尋,內心十分震撼。

旅居桃園的馬祖同鄉會,組織閩劇團來馬公演。在馬祖造成萬人空巷,人人爭睹。
旅居桃園的馬祖同鄉會,組織閩劇團來馬公演。在馬祖造成萬人空巷,人人爭睹。

過後,一位音樂人問我,馬祖除了年節祭典敲擊的鼓板樂,是否有傳統絲竹之聲,是否有古老的旋律現今仍在島嶼綿延傳唱?

我一時語塞。

民國38年之前,島上年節喜慶,經常延請原鄉戲班跨海演出,鄰近村落的婦人小孩盛裝出席,有時就歇在親戚家數日半月,只為觀賞福州戲。兩岸分治後,多為閩籍的海保部隊,其中幾位活躍於福州「舊賽樂」戲班的樂師與生旦名角,在島上零星演出過幾齣閩戲。等他們遷居台灣,另組「三山社」閩劇班,除了在小街窄巷,偶而從黑膠唱片傳出沙啞的唱腔,馬祖基本上已經聽不到戲曲之音了。

同鄉會長吳木雄先生率領閩劇團來碼演出
同鄉會長吳木雄先生率領閩劇團來碼演出

一直到解嚴前的民國72年,旅居桃園的馬祖同鄉會,曾組織一支閩劇團來馬公演。這支仍以海保部隊樂師指導的業餘劇團,在馬祖造成萬人空巷,扶老偕幼,爭睹閩劇演出的盛況。在山隴演出那場,甚至恭請白馬尊往聖駕親臨,坐鎮戲台正前方。當年同鄉會長吳木雄先生說,每場謝幕,熱情的鄉親從隨古俗,紛紛往戲台扔擲鈔票,五元、十元,他們裝了好幾個麻袋。

近年每次往大陸旅遊,途經泉州、福清、福州、長樂等大小城市,傍晚無事,便會往公園、廟口逛去,總是會見到一群男女老者,或奏南管、或唱閩劇,鑼鼓絲竹樂於其中,非常陶醉,我也非常敬佩家鄉「雲台樂府」諸位先輩,多少年來孜孜矻矻,收集古譜、苦練公演,為尋找島嶼的聲音努力不懈。

70年代初,桃園縣馬祖同鄉會。
70年代初,桃園縣馬祖同鄉會。

前陣子,在網路聽到一曲閩劇「江湖疊」唱腔改編的視頻〈母親〉,唱者是大陸福清「好運來」閩劇團鄭兆開團長。他的唱腔時而高亢激越,時而低沉蒼涼,聽著喜歡,就跟著哼唱,這是我第一次學唱閩劇,雖然只是一曲經過簡化、為普及庶民大眾而譜寫的曲段。

今年母親節,適巧在北京旅遊,晚餐多喝了兩杯,趁著酒意,我唱給幾位同行的學生聽。不知是客氣,還是老師的餘威猶存,他們都說母語的唱詞好聽感人。幾句「扁肉」、「油餅」,惹得淚點低的女生們,眼眶泛紅。

閩劇有四大唱腔,我特別喜歡江湖調的疊排。「疊」有疊拍之意,意指演唱的速度。這曲〈竇娥冤〉源自元代關漢卿的名作,故事情節大家都耳熟能詳。民初國學大師王國維認為,此劇張力十足、扣人心弦,足以擠身世界偉大悲劇之列。包括京劇在內的許多地方戲劇,都將之改編成各自的方言演出。

閩劇《六月雪》其實就是竇娥蒙冤的故事。原視頻的唱者是50年代知名老生洪深,他的唱腔深沈而優美,一板三演,悠遠舒緩,非常感人。

我跟著洪深唱段,依樣畫葫蘆,東施效顰,內行人會說簡直不倫不類。只是年紀大了,很容易被血液老祖宗留下的東西吸引(也可能只是愛現)。我總是嚮往一拉一唱,其樂融融的氛圍。或許能從文字以外的聲音,一唱三嘆,體會先民生活的世界吧!

獻醜了!

  • 馬悠驛館
  • 馬祖白日夢花園海景民宿
前一篇文章唱歌說故事:〈眩 船〉──搭船憶往
下一篇文章[馬祖方言歌詞] 馬祖勸世歌
劉宏文
劉宏文,馬祖南竿珠螺人,台灣師大化學系畢業,國立彰化師範大學科學教育博士,歷任馬祖高中教師、台中二中教務主任、仁德醫專助理教授兼學務長、靜宜大學與台中教大兼任教授。劉宏文於2009年開始散文創作,書寫四、五十年代在軍管戒嚴之下的海島故事。曾獲2011年馬祖文學獎故事類首選,2012年馬祖文學獎散文首獎,2013年新北市文學獎黃金組首獎。作品多發表於馬資網及報紙副刊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