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祖創作歌謠:〈心之驛〉── 兼說「藍眼淚」軼事兩則

0

        

(國語歌詞‧稿)

沒有月亮的夜晚

微微星光閃閃

跳躍的大海精靈

仙境夢幻

觸動我的心房

啊……

仙境夢幻

觸動我的心房

藍眼淚

閃爍點點

藍眼淚

尋找同伴

寂寞的沙灘舞動身影

短暫的亮麗

人海展現斑斕

人海展現斑斕

東山朝陽燦爛

光芒照耀海岸

故鄉風情隨潮汐

一年又一年

一站又一站

啊……

我的故鄉就在前方

我的故鄉就在前方

就在前方

 

近幾年,馬祖「藍眼淚」曾為當地觀光事業掀起熱潮。許多人慕名而來,甚至夢幻景觀照片也登上國際媒體。因為如此,機位一票難求,民宿、餐廳也生意興隆。相關知識報導已多,今天就利用此機會說一說少為人知的小故事,並介紹這首詞曲創作的原由。因為歌詞是以國語創作,全文涉及方言之處不多,所以本文未錄製音檔。

 

去年11月份曾回馬祖做演講,當天因為馬祖天氣不穩而延誤行程。心情極為焦躁,和主辦單位聯絡問相關細節,閒談時,以國語、方言交互運用,而且音量宏大,此舉引起一對夫妻觀光客的好奇。他們主動搭訕並做自我介紹。先生曾在金門服過兵役,太太從小在左營眷村長大,聽慣了福州話,但是對我所說的另類鄉音,感到既熟悉又陌生。她從我講手機的內容知悉我的工作與身分後,更是喜出望外,原來大家都是同行的。故雖是萍水相逢,卻熱絡如同知交。相談甚歡,一直聊、聊,聊到當天馬祖機場關場。一聽說班機取消,咱們心情盪到谷底。雖然現代化的客輪,其舒適度強過從前的登陸艇,但是海路辛苦只有搭過補給艦的人才能體會。所以大家都沒有意願前往基隆。班機取消已是事實,那就繼續聊吧!

 

與客人閒談時她多次提到「藍眼淚」。身為在地人士的我,因為相關知識所知不多,故不敢多言,有些話語只能點到為止。聽她對如夢如幻的景觀充滿期待時,心想她一定是被現代的攝影術所影響了。都已經11月了,哪有「丁香水」、「馬尿水」可看的!基於禮貌,不想掃她的興,我笑而不答,甚至「顧左右而言它」,只能說目前馬祖有復育單位,且有專人導覽,若天候不良,季節不對,可前往參觀。聊天時,我對藍眼淚的陳述,老實說是「道聽塗說」的,但觸及馬祖閩東文化部分卻能如數家珍,尤其是她比較熟悉的福州話。過程中,她聽了我對福州腔方言與長樂腔的異同比較,然後態度優雅、禮貌地說「茅塞頓開」。此刻方知,旁聽的賓客不只她夫妻倆人。

馬尿水。曹祥官課長拍攝
馬尿水。曹祥官課長拍攝
從前漁人稱的丁香水,東洋水。今人稱藍眼淚。曹祥官課長拍攝             於東西莒航道之間的永留嶼附近
從前漁人稱的丁香水,東洋水。今人稱藍眼淚。曹祥官課長拍攝 於東西莒航道之間的永留嶼附近

前年到桃園八德參觀媽祖遶境活動,巧遇兒時玩伴和年長鄉親。鄉親們對因觀光熱潮導致機票難買的事頗有怨言,七嘴八舌的議論,最後提出總結──都是因為藍眼淚的原故。此時,有一位長輩火冒三丈的叫囂,而且用「經典」的馬祖「問候語」說:「『伊娘嬭我 X 』,東洋水有啥好看!」娘爸爹(老子)涉過海水上岸時,發現腳踝都沾滿了藍眼淚;划槳時,船槳抽出海面,木槳上都是藍光點點。這些話的可靠度我不敢評論。因為看藍眼淚的時間點,必須是無光害的夜晚,而老鄉說的情節,如果真有其事,應該是發生在古早、古早的年代,可能不會晚於民國38年之後。因為38年之後,國軍轉進來此,兩岸對峙,夜晚禁止出海作業,這種「天寶舊事」的情節,如,夜晚海上涉水、划船、捕魚等,出現的機率可能性並不高。或許有,那只能說是個人的因緣際會了。

 

前兩年回馬祖,在山隴臨時市場和觀光客擠在一起吃早餐,餐畢和王爺等走在海埔新生地上,遙望從前服務的單位──馬祖高中。海浪衝激著碼頭運動場,南側往成功山方向,軍管時期就有學生偷溜下去游泳。…回憶往事,多如牛毛,…。也許時機巧合,王爺和耆老們的記憶匣子也隨之開啟。

 

話說民國四0年代,馬祖因屬戰地,軍民日常生活貧窮又緊張。戒嚴宵禁、燈火管制,無日不有。某日夜間宵禁之後,大地一片沉寂。有老兵查哨來到山隴澳口,他看到遠處岸邊有閃閃「鬼火」,以為是敵人來偷營劫寨的。一看到衛兵神態自若,毫無向上級回報之打算。老兵一肚子火,用盡了他所有會的「三字經」飆罵,然後氣急敗壞的向上級反應。戰管中心緊急命令,全體部隊就戰鬥位置,漁民當天也不得出海。駐軍手握武器,躲在掩體和「敵人」對峙著,海面沒什麼動靜,但繃緊的神經卻不得舒緩。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。漁民群聚港口,因狀況不明,只能七嘴八舌的議論紛紛。上級請「報案者」陳述當時情況。老兵在電話這一頭具實描述,在場的漁民聽罷,無不大笑絕倒。因為它就是大家熟悉的「丁香水」(藍眼淚)而已。

 

說完故事,各自打道回府,準備第二天首班候補。在公車上,心情越來越沉重,因為台北的天氣也開始陰霾。次日,首班機位雖然候補到了,可又擔心能否順利降落。因為原班折返並非新鮮事。最近一次和老翁及台北愛樂的朋友連袂回馬,結果在南竿上空盤旋後折回。眼力好的鄉親說已看到雲台山的山頂了。若果真如此,家鄉豈不是已在我們座位下方了!好在這只是回想而已。經過四十多分鐘的飛航,聽到「即將降落」的播音,忐忑之心才一掃而空。

 

去年開始,辭去了所有的兼課工作。目前算是悠閒人,除了整理手邊的舊資料以外,還到社大選修「詞曲創作」的學分。這個機緣對我創作的眼界提升幫助甚大。本班的特色是強調自己的「感覺」自己寫、自己譜、自己唱。寫歌對我來說是全新的領域,作詞、填詞的能力勉強及格,因為在中文系曾有唐詩、宋詞、元曲習作的經驗。至於旋律的鋪陳邏輯,就得多和同學切磋琢磨了。

 

這首作品是以機場巧遇觀光客、為客人講述藍眼淚的故事、介紹馬祖閩東文化以及先前班機折返的感想為創作元素(文中紅字部分)。為我伴奏的是组過樂團的廖學長(吉他)、吳學長(貝斯)及國中音樂老師羅老師(鍵盤),她也是同學作品的編曲人。每個月公演地點,都是在圖書館一樓大廳,因為是公共空間,人來人往頗為熱鬧,影響到收音品質。所以,本文只附上照片而不另加影像檔,實在抱歉。

  • 馬祖白日夢花園海景民宿
  • 馬悠驛館

發表迴響